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洪侠 > 全面二孩应对老龄化还需配套政策

全面二孩应对老龄化还需配套政策

全面二孩应对老龄化还需配套政策

——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

李洪侠  CF40青年研究员、国家信息中心博士后

近几年,围绕全面二孩是否放开,正反两方面观点一直激烈交锋。支持放开者认为,我国人口生育率下降、人口红利消失影响了经济增长,放开生育可以增加劳动力要素。反对者认为,生育率下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自然现象,政策放开作用有限,相反还有短期增加社会负担的弊端。我赞成全面放开二孩,因为这是人的基本权利。但我反对用经济发展、人口红利等概念说事,当作放开二孩的理由,因为这种观点把人的发展和经济增长本末倒置了。而且,所谓人口红利概念过于笼统,没有区分人口的数量和质量。

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五中全会,在提出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同时,加上了一句“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”。对二孩政策调整的目的进行界定。无疑,人口老龄化在我们国家正在变成突出问题,这方面的研究很多了,这里不重复。人口老龄化,用俗话说,就是有劳动能力的年轻人养活不了这个社会,因为消耗财富的老年人日益增加,财富创造和消耗之间出现了缺口。这个角度看,人口老龄化的背后,仍然是经济发展问题。问题在于,应对老龄化,弥补这个财富缺口,就一定要通过增加人口生育方式解决吗?放开生育就一定能缩小财富缺口吗? 增加人口就一定要通过本国生育的增加吗?

社会财富是个人创造财富的加总。增加社会财富,既可以通过人口增加实现,也可以通过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实现。增加人口是粗放的要素投入式财富和经济增长,而提高劳动生产率才是集约型的效率改进式增长。“人口红利”的提法,在我国过去30多年中,主要是指前者。即年轻劳动力相对较多,成本偏低,国际竞争具有比较优势,支撑了国内财富积累和经济增长。如今,过去粗放的增长方式遭遇瓶颈,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正在成为社会共识。只强调人口不仅与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要求不吻合,而且还可能带来短期消费增加、推高房价、教育医疗资源紧张等问题。相反,如果以前一个年轻人只能养活自己和一个老人,现在生产效率提高到能够养活两个老人甚至更多,那么老龄化问题就不会近期出现。可见,不顾人口素质的提升,只是通过放开生育增加人口来应对老龄化,还是值得商榷的。

放开二孩是否有利于缩小社会财富缺口,关键取决于新增人口质量和生育意愿。关于前者,人首先要养活自己,富余能力才能用来贡献他人。一般而言,知识水平和技术水平越高的人,创造富余财富的能力越强。但是常识和事实往往是,生活成本偏低的地区和家庭倾向多生。因为多生的边际成本很低。而生活成本低的地区往往教育、医疗等相对落后,新增人口将来受教育程度偏低,医疗、健康等基本需求无法保障,人口素质的提升并非必然结果。

关于后者,此前我国已经放开单独家庭二孩政策的实践证明,生育意愿总体偏低。2014年初单独家庭二孩放开以来,全国申请二胎的比例平均为8.25%,申请后实际生育比例约5%。随着经济水平和教育程度的提升,居民生育意愿会下降。类似情形在韩国和日本也曾发生。1996年韩国政府取消计划生育政策,但总和生育率仍然持续下降,10年下降了0.4,2006年采取财政补贴生育后,人口出生率才逐步企稳。日本一度实施40年的计划生育,总和生育率从3降到1.66左右,尽管此后陆续鼓励生育、补贴生育,但总和生育率长期低迷。我国全面二孩政策影响的目标育龄妇女8000万人左右,政策实施第1年带来的新增人口大致为500万。此后逐年递减,未来5年共计约1500-2500万人。二孩政策短期加剧了劳动年龄人口的抚养压力,中期增加了低龄人口比重,但长期不会逆转老龄化趋势。研究预计,2030年我国65以上人口占比17%左右,比2014年增加7%。【1】

退一步讲,真的需要增加年轻人数量解决老龄化,也不一定非要全部自己生。美国以不足3.2亿人口创造了世界第一的经济规模和经济实力,靠的不是人口数量而是人口质量。美国人口中有4400万人是移民,大致相当于总人口的1/8,2010-2014年就有520万新移民进入美国,2014年当年新增移民超过100万。相比本国生育,移民形成生产力的周期更短,而且更便于掌控人口质量、人口增长节奏和人口结构。相反,本国生育即使增加了人口数量,也不一定能带来经济快速增长和缓解老龄化。1990-2012年,非洲人口从6亿增加到10亿,年均增加3300万人口,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平均为4.5%。表面看,人口增加支撑了经济增长,但与之相伴的是,非洲赤贫者实际上增加了1亿人,营养不良问题普遍。世界银行调查显示,经过20多年的经济快速增长,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约9亿人口仍旧有43%生活贫困,他们每天靠不到1.9美元过日子。【2】 连自身都无法养活的新增人口又怎么能创造富余财富,供养其他老人?应对老龄化问题又从何谈起?

当然,现在既然已经决定放开了,再讨论“该不该”就已经没有意义了。而是要谏言尽快推出配套政策支撑,确保改革最大程度达到理想效果。解决人口老龄化,根本上是让年轻人能够养活老年人。为此,建议推出以下配套政策:

一是优生优育提升新增人口素质。借鉴日韩经验,奖励重点人群生育,把好新增人口整体素质的“出生”关。比如奖励城镇高收入个人和利税大户企业家,高学历家庭生育二孩,理由是这些家庭在社会贡献、收入水平和知识能力上具备养育高素质劳动力的条件。同时,建立城乡统一的现代化的孕、育、护教育医疗保障体系。

二是改革科技教育体制,把好新增人口整体素质的“教育”关。未来社会和国家之间的竞争更加注重科技创新。没有现代知识、创造富余财富的高素质人口,放开二孩徒增社会负担,无助于老龄化问题缓解。因此,应该借鉴美国、德国和日本的教育科技管理体制,加快鼓励创新的教育科技制度改革步伐,培养出大批量创新型高素质人才。

三是实施大规模海外优秀华人归国计划。过去出于种种原因,大批优秀年轻华人移民海外。客观上形成了国内出成本,国外享收益的结果。建议通过物质、精神奖励和制度文化完善,最大程度吸引和鼓励他们回国生活、工作和创新创业。他们自身的智力优势,加上国外经历掌握的丰富前沿知识理念,回国后能够创造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乘数效应。对国内新一代青年才俊也是一个示范。

四是加快制度变革,创造公平竞争、自由发展、开放包容社会环境和制度优势,首先留住本国新增优秀青年,其次吸引世界各地的优秀青年来华学习、工作和生活。同时,借鉴美国的成功经验,用移民政策筛选出适合我国需要的高质量人力资本,要比普遍生育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。

最后,需要强调说明的是,笔者绝无妄议大政方针之意,只是谈些公报的学习体会。所言没有自身私利,全为出台政策更完善,改革效果更好,老龄化问题更有效应对。
 


【1】林采宜,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第中国人口的影响,财新网,2015年10月30日。

【2】叶檀,放开生育不是解决老龄化问题的正途,每日经济新闻,2015年10月29日。

推荐 13